沪苏浙皖省界收费站拆除工作最后冲刺

沪苏浙皖省界收费站拆除工作最后冲刺
本报见习记者 朱凌君  近来,常常开车收支上海的司机们都发现,省界收费站正撤除改造中。前几天,记者去了京沪高速的沪苏省界,这头是上海嘉定区安亭镇,那头是江苏昆山花桥,ETC车道多了,一部分车道正关闭改造;记者还去了沪渝高速的沪苏省界,这边是上海青浦金泽,那儿是江苏吴江汾湖,省界收费站已撤除了一半。  上星期,上海与江苏、浙江的9处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的撤除和主线车道改造工程顺畅竣工。此前,浙江和安徽已根本完成省界收费站撤除作业,江苏也将于年末前全面撤销省界高速收费站。  按计划,下一年元旦起,长三角将完成“一脚油门”过省界。小客车经过省界收费站将从15秒缩短至2秒,货运车经过省界收费站将从29秒缩短至3秒,通行功率进一步提高。当然,实践通行速度一开始或许并不如测算的那么令人满意。  改造撤除省界收费站,并不意味着不收费,仅仅经过技术手段完成车辆跨省行进时,不必泊车“分段交费”,跨省行进车辆仍应依法交纳车辆通行费。以上海为例,改造后的省界收费站将各自保存一根混合车道,其他均为ETC通道,完成不泊车方便收费。现在,全新的ETC不泊车收费体系正在联调联试中,依照交通运输部的要求,2020年1月1日将全网切换。  不过,这也是巨大的前进。很多人都记住,曾经每过省界总要泊车。出上海,要泊车交纳上海高速公路段的通行费;有时候开上一小段,又要泊车,拿江苏或许浙江的通行卡;出了苏浙,又得缴费拿卡,非常不方便。更恼人的是,一旦遇上星期末或节假日,收费站前更是大排长龙。比方,据统计,上海嘉定与江苏太仓的省界邻近,朱桥收费站的日均车流量在9.6万辆左右,节假日日均车流顶峰超越12万,是上海车流量最大的收费站之一,收费站前常排起长队。即便是一些省内的高速公路,也有“堵点”。比方在江苏省内,过江阴大桥、苏通大桥等跨长江大桥,都得在桥头桥尾停两次车。  近年来,长三角各地都在大力推动ETC的装置和运用,选用ETC通行的车辆,在全国范围内通行费可享受不低于九五折的优惠。不少省界收费站的撤销作业与各收支口的ETC车道、门架建造同步进行。统计数据显现,此次改造,上海高速路网新建ETC门架312套,车道改造合计556条,改造后ETC车道占比近九成。  我国高速公路阅历了20多年的开展,简直每一步都与“联网”有关。起先,高速公路按路段收费,每个路段和项目各自设收费站。后来,逐渐完成省内联网并撤销了省内收费站。2015年,全国根本完成高速公路ETC联网收费。到今年年末前,根本撤销全国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。跟着交通的不断“联网”,长三角一体化不断加快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